首页 > 旅游 > 异域风情 > 正文

巴黎至伊斯坦布尔 “东方快车”缓缓驶过黄金年代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1-17 10:12:56

一辆列车,曾满载着各国的王子公主,附带大量间谍和诈骗罪犯,横贯欧亚大陆。整整94年,它的营运留下了无数传奇故事,作家和作曲家以它为素材创作了6部电影,19本小说,和一首歌曲。旧梦难再,从巴黎到伊斯坦布尔,历史上最传奇的火车慢旅,曾缓缓驶过一个黄金年代。

 
 

一辆列车,曾满载着各国的王子公主,附带大量间谍和诈骗罪犯,横贯欧亚大陆。整整94年,它的营运留下了无数传奇故事,作家和作曲家以它为素材创作了6部电影,19本小说,和一首歌曲。旧梦难再,从巴黎到伊斯坦布尔,历史上最传奇的火车慢旅,曾缓缓驶过一个黄金年代。

东方快车

11月10日,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上映了,这已经是阿加莎·克里斯蒂这部大IP第N次被翻拍了。作为一个很多人都知道其结局的故事,还能一次次成功勾引大家的兴趣去看,可见这故事永恒的魅力。

《东方快车谋杀案》上映

推荐看看1974年的经典版本,取景于东方快车的真实车厢。特别是饰演侦探波洛的阿尔伯特·芬尼,将这个略神经质的人物演的惟妙惟肖、令人崇拜也令人捧腹。

《东方快车谋杀案》

天才的推理,人性的光明与黑暗,道德如何界定与评判.......在一个下午,沏一杯茶读阿婆的小说已经成为经典享受,而东方快车本身的神秘和传奇将这一切的话题推向幽深不可测的深渊。

阿加莎

活了85年,阿婆竟写了80部推理小说。连阿加莎自己都调侃自己高产的创作盛宴,像“一台不可思议的香肠机”

但你知道阿婆和东方快车的深刻渊源吗?

她为何会搭上这趟列车,在终点伊斯坦布尔(当时还称作君士坦丁堡)的佩拉宫住下,一连住了很久,写下这部不朽的推理小说?

阿加莎

原来阿加莎在自己初有名气的时候,遭遇了一场婚变。丈夫阿奇儿“太过英俊,易招蜂引蝶”,无法忍受丈夫的不忠,阿婆自己“制造”了一起失踪案。

一天,她驾车出门,但第二天只剩下一辆停在悬崖边上的空车

——阿加莎凭空消失了。

阿加莎和第一任丈夫阿奇尔

她失踪了整整11天,整个伦敦城为之哗然,《新闻日报》甚至出资五百英镑来奖励第一个提供其下落者。当时尚在人世的“福尔摩斯之父”柯南·道尔也加入了搜寻者行列。当然,丈夫的婚外情也被扒了个遍。(据说《消失的爱人》的灵感也是基于阿婆这段情伤)。

阿加莎

11天后,重回公众视野的阿婆声称自己患上了突发性的失忆症,是因家庭破裂所造成的精神刺激令人崩溃难耐,只好一走了之。

她与第一任丈夫一刀两断,带着自己的独女长期远走他乡,搭上了一趟前往中东地区的东方快车,试图以令人眼花缭乱的异域风情来疗治伤痛。

东方快车

远行的火车成为阿婆心灵之寄托,而异域风情又给了她无穷的灵感,才出现了波洛周游世界破案的情节。后来,她更是在东方之旅中遇到了琴瑟和鸣的良人——她的第二任丈夫,比自己小14岁的考古学家马克思,阿加莎经常和丈夫一起到处考察、写作。

可以说,东方快车带给了她事业与名誉,也带给了她幸福。

东方快车

东方快车,是指在欧洲而言的长程列车,主要行驶巴黎至伊斯坦布尔,以横贯欧洲大陆。历史上东方快车曾有不同的路线,但大致不离最初东西贯向的起讫点。

虽然东方快车最初是指通往东方(近东、土耳其)的国际列车,但后来在各种通俗文学中均已用以指代激情的异国旅行或豪华旅。

东方快车

被东方快车那神秘深蓝色车厢所吸引而踏上旅途的,除了旧日王国的皇亲贵族,也有引领了新世界文艺风潮的著名作家和艺术家们。而两次世界大战所形成的混乱时局,东西方世界国家阵营的对立等等因素,它也变成了政治家们纵横捭阖的场所,更有谍影重重在此闪现。

东方快车

作为史上最传奇的火车慢旅,缓缓驶过的东方列车,宁静与紧张共存,优雅与狂乱并具,几乎就是那个纷变如飓风般时代的一个脚注。

东方快车

源起:打造“火车轮上的移动宫殿”

1869年,商人、同时也是火车旅行的狂热爱好者的乔治·纳吉麦克发现,富商们从来不缺乏追求享乐的热情,十分乐意把金钱花在对豪华旅行的打造上。

东方快车创始人,火车旅行的狂热爱好者乔治·纳吉麦克

1874年,新技术引入欧洲,巴黎和维也纳之间签订卧车行驶许可协议,纳吉麦克看准时机,马上在巴黎设立公司,引进美国高级寝卡车厢,创了了"Compagnie Internationale des Wagons-Lits"(法商国际卧车公司).

东方快车

1883年10月4日,第一列名为东方快车Express d'Orient(法语)的火车从巴黎出发,耗时3天9小时40分钟,途径慕尼黑、维也纳,抵达罗马尼亚的久尔久。乘客们在此则乘船横渡多瑙河,并在保加利亚的鲁塞转乘另一辆列车抵达瓦尔纳,再转船到达伊斯坦布尔。

东方快车

1883-2007东方快车起点Gare de l'Est巴黎东站。

东方快车终点站——伊斯坦布尔Sirkeci火车站。

东方快车

在那个年代,这样的长途旅行组织起来实属不易:

世界上首班横跨大洲的火车,穿越了远比现在更为分裂的欧洲和亚洲。这场堪称冒险的旅行由狂热的火车爱好者乔治·纳杰麦克推行,他周旋在各国的国王、行政官员和官僚机构之间,以各种手段威胁恐吓、拉拢讨好,才得以让乘客不受任何干扰地穿越七个不同的国度。

东方快车

不计成本打造豪华体验

这是一个奢华的火车“旅行帝国”,它在提供奢华服务上无所不包,丝毫不介意成本和代价。

东方快车所要打造的,不是一辆有餐厅的火车,而是一个火车轮上的“移动宫殿”。

东方快车

乔治·纳吉麦克构想出了一种封闭性更高的独立式卧铺:

以隔板分隔开来,推门则见长而窄的通用过道,行走其中的乘务人员会及时为尊贵乘客们送上贴心服务。乘务员们将早餐推到每个地上都铺满长毛绒地毯的卧室包厢。

尽可能将寝卡车厢的床位加长加宽,设立双人床以及家庭套间。

东方快车

改变普通车厢座位密密麻麻的情况,有两节专门车厢被配置出来,而纳吉麦克像魔术师一样,在这有限空间里变出了一间宽敞的餐车,一间可吸烟的图书室,一间专供女士使用的小客厅和一间办公室。

还有一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厨房,快车上所有为人称道的世界各地的精致美食都是从那里端出来的。

东方快车

东方快车的一节社交服务车厢,包括吸烟室、餐车和一个微型厨房

他还培训了一群以上流社会为对象的乘务人员,这不失最符合“上流社会人心”的举措。因为纳吉麦克看准了10世纪欧洲新富阶级希望得到贵族身份认同的“攀爬心理”,同时他又理解没落贵族希望用形象和素养拼命维护旧有荣耀的“挣扎心理”。

至此,这个符合他想象中的火车宫殿打造完毕。

东方快车

首趟快车的一位乘客谈起餐车环境来,赞不绝口。

“纤尘不染的洁白桌布与餐巾,被巧手的侍者叠得一片花团锦簇;

莹亮的玻璃酒杯,注入红如宝石、醇如黄玉的葡萄酒;

水晶般澄澈的玻璃水樽,和香槟酒瓶上的银质瓶盖——它们晃得人目不暇接。”

东方快车

餐点到了,令人大动手指的顶级晚宴菜单来了:牡蛎,意大利酱汤,绿酱蝾螺,野鸡,城堡苹果炖牛肉,野味肉冻,沙拉,奶油巧克力及各式甜点。

东方快车的菜单

创办者的梦想终于成真:他并不止是在运营一趟火车而已,更是要让乘客们在这里享受到神采飞扬的高尚社交。

东方快车

而一切高尚社交仿佛在此密闭隔绝的空间才真正让人兴奋。正如阿婆在《东方快车谋杀案》中写道:

这适合传奇的氛围。我们周围的人,不同的阶层、不同的国籍、不同的年龄段,三天的旅程把这些互不认识的人聚集在一起,在同一个屋檐下吃住,谁也离不开谁,三天后,他们各奔东西,也许再也不会见面了。

东方快车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停运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东方快车自1914年7月停驶,直至1918年复业。

大战结束时,应法国政府的要求,第2419号车厢改装成福煦将军(后成为元帅)的办公室,1918年11月11日,著名的一战停战协议就在这节车厢里签署。

福煦元帅在东方快车车厢中签署了一战停战协议,这节车厢后来被炸毁

1919年辛普伦隧道贯通,允许列车使用南行路线经过米兰、威尼斯以至的里雅斯特,称为辛普伦(Simplon)东方快车,并在此后成为重要路线。从巴黎到伊斯坦布尔大约需要2.5天。

辛普伦东方快车

东方快车的巅峰时期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20多年时间里,东方快车的发展进入巅峰时期。

战争过后,欧洲世界的铁路版图再不复当初,原先畅通无阻的东方快车,现在只可开到罗马尼亚为止。不过,战胜国们还是想方设法,建起了一条能绕开德国及其同盟的新路线:辛普伦东方快车。在绕至辛普朗隧道横穿瑞士阿尔卑斯山之后,它一路直达意大利,南斯拉夫,保加利亚,希腊和土耳其。

东方快车

1930年代同时有东方快车、辛普伦-东方快车及亚尔堡-东方快车同时运作,是为全盛时期。

在此期间,东方快车提供寝卡、餐卡,以舒适及豪华的服务享负盛名,各国皇室、贵族、外交家、商人无不笼络而至。

东方快车

随着技术的进步,金属车厢被投入使用,并引入了风靡一时的装饰派(Art Deco)艺术风格装修。焕然一新富于艺术感的列车组更受人们欢迎了。

Art Deco艺术风格

谍影重重

二战在协约国取得全面胜利之前,一名容颜妖娆的女子频频现身于东方快车沿线城市,名曰玛塔·哈丽(Mata Hari)。

她自称是落难的东方皇室后裔,来自爪洼岛,其实只是个旅居过东方的荷兰人而已。很快地,玛塔以其美艳和极具东方情色感的艳舞征服了整个巴黎城,并能自由出入上流社会圈子。她成了专为上层人士表演助兴的艳舞女郎,同时也是活跃于显赫官员之间的公众情妇。

玛塔

尽管拜倒在玛塔石榴裙下的人数众多,然而还是满足不了她奢侈无度的生活。于是德国的情报机构视她为一颗极有价值的棋子,拉拢靠近她。玛塔经不起诱惑,干起了利用色相从法国军官那里套取情报的勾当,再转手卖给德国人,数十万法国士兵因此白白在战场上丧命。

玛塔

虽然是以色相为资本,但是必须要说的是玛塔·哈丽智商也很高,她破译密码的故事已经成为间谍史上的传奇,有兴趣可以去找找看。

随后,她被法国反间谍机构盯上,身份暴露。为求自保的玛塔这时向法国人表示,自己也可以为他们提供德军情报。她就这样变成了一名双重间谍。

玛塔

在战争时期,荷兰人作为中立国民,是有权利在交战国度间自由走动的。数度接触双方政要的玛塔,将巴尔干东方快车视作自己的第二栖息处,成为当时搭乘次数最多的女客,也给东方快车带来了一股扑朔迷离的紧张气氛。就在德国战败的前一年,玛塔终于还是丢了性命:她被法军方以叛国罪处决。

玛塔

玛塔·哈丽可能就穿着这1920年代最时兴的丝绸睡衣度过火车上的长夜,算计着下一步的目标

除过玛塔之外,闪现于此的著名谍影还有阿拉伯的劳伦斯,以及德国未来部长冯·帕彭等人,不胜枚举。

影响了中东历史进程的著名英国特工“阿拉伯的劳伦斯”

名流的云鬓香影

在这个时期,经常往返于德国和奥地利的大明星玛琳·黛德丽,被人们视为东方快车的形象使者,她的海报几乎都成了这趟列车的宣传手册。

玛琳·黛德丽

1928年时,为了一次拍摄活动,她与自己的剧团搭档威利·福斯特一起走进东方快车,后者随即成为她的婚外情人。为了逃避熟悉而沉闷的柏林生活,两人多次踏上东方快车的旅途,与欢闹的人群一同前往维也纳游玩散心。兴致来了,多才多艺的她还会在列车上即兴弹奏几首钢琴曲。

玛琳黛德丽和情人登上东方快车

后来她又出演了斯登堡新片《上海快车》,呈现在影片中的车厢环境简直像东方快车的翻版。

在《上海快车》中颠倒众生的玛琳黛德丽

“迷惘的一代”一路向东

东方快车的热潮持续升温,在一战前线饱受伤痛,而寻求灵魂解脱的文人骚客们,又被称作“迷惘的一代”也被此吸引。他们结伴流落在巴黎街头上,满腔意气,一言不合就跳上快车去往君士坦丁堡,到那里寻欢作乐,醉生梦死。

东方快车

其中的代表人物当属海明威,他在最为著名的短篇作品《乞力马扎罗的雪》(1936)写道:“这时他在脑海里看见喀拉迦奇的一座火车站,他正背着包站在那里,这时辛普朗东方快车的前灯划破了黑夜……”记录下了挣扎于混乱情欲与战争重创之间,那个无所适从的游魂般的自己,也成为战后“迷惘的一代”的心灵写照。

海明威

1922年,海明威曾以时任战地记者身份对希腊-土耳其战争进行报道,因此来到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下榻Pera Palace酒店。这段战地记者的经历塑造了他简洁凝练的写作风格,《太阳照常升起》、 《丧钟为谁而鸣》都是这段人生经历的积淀。

伊斯坦布尔佩拉宫酒店

工作之余,爱酒如命的海明威也不忘时常去店内的东方露台酒吧喝上一杯。Pera Palace现有5间以这位文学巨匠的名字命名的套房—欧内斯特•海明威套房(Ernest Hemingway Corner Suites),部分房间为碧蓝色系,表达了大文豪对海的钟爱,还有部分房间以大地色为主,这是海明威喜欢的雪茄的颜色。

佩拉宫海明威套房

伊斯坦布尔佩拉宫酒店的“东方露台”

二战后至今东方快车现状

不幸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了东方快车致命一击,以至于战后的几十年间,东方快车都没有恢复到战前的光辉形象,反而逐渐被更为快捷的铁路运输和更加高端的列车设施所淘汰。

东方快车

1977年,詹姆斯·舍伍德(JamesB Sherwood)重新创办“东方快车”集团(Orient-Express)。购入首两节东方快车的车厢,事实上这两节车厢也大有来历,1974年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就是在这两节车厢里拍摄的。

东方快车

舍伍德不断寻觅退役的旧车厢,将之精心改造为一列完整的火车。直至1982年,威尼斯辛普伦——东方快车(Venice Simplon-Orient-Express)终于回复昔日光采,由伦敦的维多利亚火车站开出,前往威尼斯南部。

东方快车

时至今日,由詹姆斯·舍伍德创办的“东方快车”集团已持有及管理49项产业,集团拥有六列以东方快车命名的观光火车,当中包括经典的欧洲威尼斯–辛普伦东方快车、行走东南亚的亚洲东方快车(Eastern & OrientalExpress)以及皇家苏格兰东方快车(The Royal Scotsman).

Eastern & OrientalExpress

2005年Wagons-Lits也整修推出普尔曼(Pullman)东方快车共7节不同主题的车厢。

东方快车

由于东方快车的历史,现在的列车联接了法国、德国、奥地利、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多国的车厢,昔日的寝卡和餐卡也可能列在其中。

这样的行头才赶得上东方快车

什么样的行头才配得上东方快车?在阿婆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中,二等车厢像隐形了般,只留下名流云集的头等车厢。这些皇亲贵族穿着皮草大衣,提着昂贵的行李箱,穿过极力向他们兜售商品的小商贩,像走T台般接受着众人无上的崇拜。

东方快车

当时最时髦的旅行方式,怎么能少得了奢华行李箱的踪影?路易威登、爱马仕......都是长途旅行的一抹亮色。

温莎公爵夫人也带着满满一堆奢华箱子上火车

东方快车

长途旅行,客人们的需求更是繁多,要放出席各种社交活动衣服的箱子,放帽子的圆箱子,梳妆用的箱子,放鞋用的箱子,甚至还有放小提琴、放唱片的箱子......

路易威登

后来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屡屡在东方快车列车上拍摄大片,想要借黄金时代最传奇的列车汲取灵感。

Louis Vuitton大片

东方快车的终点伊斯坦布尔佩拉宫

东方快车的终点是当时的君士坦丁堡,如今的伊斯坦布尔,这座横跨亚欧大陆的伟大城市,因其深厚的历史和神秘魅力,一直是千百年来人们灵魂的向往之地。

博斯普鲁斯海峡

因为东方快车的横空出世,沿线为此修建涌现了许多豪华酒店。而终点的伊斯坦布尔,有一个酒店——卓美亚佩拉宫Pera Palace Hotel Jumeriah,专门为19世纪末东方快车的尊贵客人们而建。

卓美亚佩拉宫

佩拉宫坐落在被誉为“小欧洲”的Pera Tepebaşi区,紧邻金角湾,步行到老城区只需十几分钟。

伊斯坦布尔金角湾和加拉塔大桥

这座建筑集新古典主义、新艺术主义和东方文化风格为一体。在当时,从西方世界来神秘东方寻找新奇和故事王公巨富下榻于此。

卓美亚佩拉宫

甚至土耳其现代化进程都和东方列车息息相关,无数东西方贵族、名流、政客、间谍在这个终点的酒店命运交汇,有一本书《佩拉宫的午夜——现代伊斯坦布尔的诞生》正是描述当时的盛况。

就像是一个世界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灵魂大迁移,过去的才华统统以新的方式被唤醒。一支十二人的三弦琴乐队在英国军舰的后甲板上卖力演出,只是为了交换军官室的一顿晚餐。数学教授或许是理想的餐馆收银员。社交上健谈的夫人可能成为夜总会里的八卦小姐。漂亮天真的少女本该在圣彼得堡圣彼得堡的社交季舞会上初次登场,现在她只能顶着一头金色短发,穿着露脐装在夜总会表演歌舞。从墓园大街横穿加拉塔大桥,深入大巴扎四周纵横交错的小巷,整个社区都变成了俄国艺术家的露天画廊,路边摆满了他们创作的风景画和人物肖像。

土耳其国父凯末尔住过的房间,直接推动了土耳其的现代化进程

这里也是土耳其第一家配备电梯的酒店,想象那个时代迎来送往的都是怎样的传奇面孔。

一看这间酒店的氛围,你应该立马能理解阿婆为何在此住了很久,灵光乍现写下不朽之作。她就是在411号客房里创作了《东方快车谋杀案》,奥斯曼土耳其风格的室内装饰风格,紫红和黑色的主调,神秘、隔绝、充满未知。

卓美亚佩拉宫

其中的五家餐厅与酒吧各具特色,包括品尝下午茶的Kbbeli Saloon茶廊,提供极具伊斯坦布尔特色的佩拉法式糕点屋,以及可以品尝到125周年特别主题菜单的Belle Epoque a Pasha餐厅。

卓美亚佩拉宫

即便东方快车重新翻修投入使用,只是以人们越来越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已经难以再大规模接受这样的旅行方式。在与世隔绝的火车上晃荡三天三夜,提着几只箱子准备一次远行的心情,拿着报纸,抽着烟斗的闲适,穿着丝绸睡裙袅袅飘过的风情,窗外大雪纷飞、在明亮的车厢里云鬓香影觥筹交错的时光.......

毕竟都只是属于那个远去黄金时代的繁华旧梦而已。

图片来自网络

--The End--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